月落乌啼霜满天,江枫渔火对愁眠。
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。

我们因未曾虚度光阴而感到欣慰,尽管不受到赞扬,不出类拔萃,只要不虚度一生,就该感到愉快。

——达芬奇

终有一天,也许我们也会走不动,坐板凳上看人来往。

© 假发‘鱼’ | Powered by LOFTER